當前位置:首頁  安財要聞

《安徽日報》刊發我校張俊教授理論文章

發布時間:2019-12-11瀏覽次數:914

12月10日,《安徽日報》第6版刊發我校張俊教授理論文章——《加快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現將全文轉載如下:

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是當前全面深化農村改革的一項重點任務,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制度支撐。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自我發展能力弱化,就難以發揮農村“統分結合”雙層經營的制度優勢,難以提高小農戶生產專業化分工水平,難以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深化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加快構建“歸屬清晰、權能完整、流轉順暢、保護嚴格”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發展壯大農村新型集體經濟,對于提升基層組織的凝聚力、帶動力和戰斗力,對于培育農村特色產業及其融合發展、促進農民增收等,均具有重大意義。

當前,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已從局部試點進入整省推進階段,包括安徽在內的12個省份正在全省推進。圍繞集體資產確權、集體成員身份確認、集體資產股份權能實現以及新型集體經濟發展壯大等問題,改革試點地區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模式,取得明顯成效。但由于各地經濟發展水平、資源稟賦結構、區位環境以及地方財力等方面存在差異,加上農村集體產權利益主體和利益關系復雜,在實際操作中還存在一些問題和挑戰。一些村干部存在“怕難、怕煩、怕亂、怕失權、怕失利、怕擔責”的情緒,對集體“四荒地”及確權難度大的資產進行選擇性回避,對撤村并組后不同層級的集體資產邊界模糊處理,造成集體產權確權不完整和數據不精準。一些鄉村折股量化的集體資產規模較小,在股權設置、股權管理、股權分紅等方面不太規范,農民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尚未真正落實。一些集體經濟組織與村“兩委”在機構、人員、職能以及財務方面并未明確分開,在集體資產運營上主要依靠簡單發包、租賃或入股方式,履約能力和風險防范能力較低,等等。據統計,2018年全國尚有四分之三的村集體經濟收益低于5萬元,安徽省也有近三分之一的村屬于集體經濟“空殼村”。針對這些問題,要確保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取得實效,需要在五個方面加以深化。

一是加快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政策落實。設立省級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財政專項資金,建立省、市、縣財政經費分攤機制和獎補機制。縣鄉政府要結合當地實際情況,分別針對農村集體資產確權、成員身份確認、折股量化范圍、財政資金配股、股權設置與管理、股份制操作程序以及新型集體經濟組織法人出臺規范的管理意見,列出針對性的舉措,指導基層干部規范操作。建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工作的負面清單制度,明確縣鄉黨委書記作為第一責任人,統籌推進,壓實責任。加大對基層干部推進產權改革的專業培訓力度,協調基層化解農村集體產權糾紛。

二是規范農村集體資產股份合作制。繼續推進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農村“三變”改革,在股權設置上不提倡設集體股,采取公積金和公益金滿足農村集體公共服務需要,建立多種股權模式的利益聯結機制。規范農村集體資產股權配置和股權管理方式,保障農村集體成員的股權分配公平。建立健全“三會”制度、農村集體資產管理監督制度、農村集體股權檔案和證書管理制度,落實集體成員的參與權、知情權、監督權。擴大集體股權流轉范圍和流轉對象,優化集體股權配置,探索集體股份有償退出、有償進入以及準集體成員擴張機制。推進新型集體經濟組織與村“兩委”職能科學分工,完善集體法人治理結構。

三是提升新型集體經濟高質量發展能力。推進新型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賦碼工作,賦予其特殊的法律地位。從土地、財政、稅費、金融、人才等方面加大扶持,形成財政帶動、多元投入、多方共同扶持新型集體經濟發展的長效機制。鼓勵新型集體經濟開發利用集體閑置土地和建設用地資源,整合各類財政涉農補貼,探索發展土地股份合作以及農村宅基地使用權流轉。強化集體經濟組織帶頭人建設,建立能人帶動的激勵機制。引導農民增強集體經濟發展信心,自愿降低股權分紅比例,擴大集體經濟積累。提高新型集體經濟組織、農戶、承接主體和工商資本之間的契約意識和風險意識,探索新型集體經濟發展壯大的有效路徑。

四是激發基層干部和農民的改革動力。把改革與發展新型集體經濟、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相結合,引導基層干部和農民正確認識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消除改革顧慮,凝聚改革共識。制定村干履職負面清單,提高村干部執行力,構建改革容錯機制與創新激勵機制,支持村干部勇于擔當,敢闖敢試。讓農民成為改革的參與者和受益者,堅決防止損害農民利益的現象,實實在在提升廣大農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五是加快建設農村集體產權交易平臺。在市縣農村集體產權交易中心的基礎上,搭建與鄉鎮農村產權交易服務站聯網的集體產權和股權交易的智慧平臺,為集體股權流轉、抵押、擔保提供方便快捷的匹配信息,降低農村集體產權流轉的交易成本,提高農村集體產權的利用效率。健全農村集體產權交易的風險防控機制,積極探索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農村宅基地使用權等交易方式,進一步釋放農村集體產權改革的制度性紅利,搞活新型集體經濟。(作者單位:安徽財經大學經濟學院;該文為安徽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AHSKY2018D88〉階段性成果)


(撰稿:黨委宣傳部 馮國濤;審核:黨委宣傳部 金再華)


返回原圖
/